学会专区
学者专栏
电   话:0592-6181072
传   真:0592-6181072
邮   箱:cctmusic@sina.cn
           cctmusic@163.com
地   址: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印斗路21号
网   址:www.cctmusic.org.cn
学术资源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资源 > 论文推荐 > 详细学术资源

论时间的艺术与生命的当下——写在《当代音乐》创刊之际 臧艺兵

作者:中国传统音乐学会 来源:www.cctmusic.org.cn 发表时间:2015-03-24 浏览:次  百度一下
                           论时间的艺术与生命的当下——写在《当代音乐》创刊之际

                                                臧艺兵

音乐是一种时间的艺术,音乐的意义在于,生命在体验它的时间过程中同时呈现出来,它可以是一个瞬间,也可以是一个时代。——作者


一、我们生活在一个什么时代


人类有不少经典都声称有预言的功能,像《周易》《推背图》《圣经》《若查丹玛斯大预言》《希腊神话与传说》等,这些预言是否真实,完全是靠时间来验证,有些即便被验证,人们也很难知道其中到底为什么存在内在联系,总之很神秘。

在古代希腊的神话中,关于潘多拉盒子的故事是这样说的:潘多拉(Pandora)是宙斯造出的第一个人类女人,而且这个女人是泥土造的,就是我们现在造大楼的混凝土吧,潘多拉这个词是所有礼物的意思。希腊众神中有一个神叫普罗米修斯,意思是“深谋远虑”,也是为人类盗取火种的那个神,他有个弟弟名叫叫伊皮米修斯的意思为“后悔”,这个叫“后悔”的神娶了潘多拉为妻子。在举行婚礼时,宙斯让众神各将一份礼物放在一个盒子里,送给潘多拉当礼物。而众神的礼物是好是坏就不得而知了。潘多拉婚后为伊皮米修斯生了7个儿子,但是潘多拉把儿子生下来后,宙斯便把7个儿子用一个盒子封印起来,盒子的名字就叫“潘多拉之盒”。潘多拉对此非常生气,于是便偷偷的把盒子打开想看看自己的儿子。哪知道一打看,他的前六个儿子便飞了出去,他们的名字叫贪婪,杀戮,恐惧,痛苦,疾病,欲望。从此人间多灾多难,但是潘多拉的第七个儿子叫希望。这就意味着虽然人类受到各种苦难的威胁,但是人们没有退缩,因为他们还有希望!西方世界也常将科学出现后喻为潘多拉盒子打开之时。因为当今的人类社会看到的各种物质成果都是以“礼物”面貌出现的,但是打开盒子才发现礼物并非所想。如我们所见,物理、化学、生物等哪个不是造福人类的,但是,物理学造出了原子弹可以毁灭人类、化学污染了我们生存的环境、生物学造出了变异的基因,说不定哪天都让人类完蛋,科学家的好奇心带给了我们太多的享乐和便利,也极大地刺激了普通的人贪欲之念,让人类越富有越不知足,越不幸福,这些都是事物的双面性,总之我们生活在一个被所有的“礼物”所诱惑的时代,但幸运的是,人类自己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幸和危机,这就是因为那个“希望”最后还存在。

这些同音乐有什么关系呢?这是因为音乐是时间和心灵的艺术,音乐用声音在时间中展现人类心灵的历程,如果我们不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心灵是一种什么状态,我们怎么来创造和解释我们的音乐呢?


二、人格分裂最严重的现代人


现代的人跟古代人最大的不同,可能是现代人人格分裂的明显厉害。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现代人在精神上要么是生活在过去,厚古薄今,要么就是生活在未来,充满希望,似乎是更不愿意生活在现在。但是,在物质享受方面却采取极端务实的态度,极端注重现在。晚一点享受我们都等待不得。人们享受古典艺术,推崇所有的文化遗产,但是却不愿意有古代先人的那份把建筑当艺术品来建造的心态,现代人自己造的大部分建筑极具功能性,就是希望很快能入住,能很快赚钱,至于是否具有美感是十分次要的问题,但是人们却创造了一种美学理论,说是功能美学。有功能就是美。可见美完全是依附在使用功能之上的。人们用机械化的方法来生产大量的艺术品,几乎完全放弃人们独自创造艺术品的享受过程,这种只重结果价值,忽略精神的体验过程。这使我想到,潘多拉盒子里的前面六个都是苦难,都是现实的,都是优先的,唯有希望最虚幻,排在在最后出现,似乎是暗示人们,为了希望人们必须忍受苦难。人类是否一定要是苦难的过程换来美好的结果。这个过程不能够也是美好的吗?音乐艺术,我们体验音乐就是一个例外。结果也很美,过程很美。音乐艺术是一种不需要特别分裂人格才能享受的艺术,人们聆听音乐的时候,是音乐将时间的过去和未来贯穿起来。使我们永远生活的在当下的生命的完整时空感受中。

这也是音乐艺术存在内在的美学逻辑,但是这个逻各斯却被经济学的效率和分工的逻各斯给取代了。效率的终极价值追求,导致分工,这种割裂的工作状态,严重地影响和分裂了人类的精神世界。艺术带给人空间、时间、形式和内容整体和谐美的体验被人类一点一点地弃绝了,因此,人类的精神状态,无处不存在焦虑、急切、征服、占有心态。人类原来是为了阻止战争冲突、政治争端、贸易摩擦,就用文化来沟通调适,但是现在人类连文化也不放过,又捣鼓出了文化产业,把唯一超越功利的精神领地也拿出来拍卖,拿出来贸易。让所有人的灵魂无处躲藏,无处安宁。当然,我们但愿文化产业是文化影响经济活动的内涵,而不是相反。


三、音乐的逻各斯与当代命题

人类发明了音乐,是特别神圣的事情,音乐体现了完美的宇宙中的形式逻辑,数理逻辑,音乐完全依赖于时间的存在,音乐的速度、节奏、拍子,都是对时间的艺术呈现。而且,音乐必须无条件绝对遵循时间规律方能存在,任何违背这个规律的行为都会使音乐无法存在,例如,你不能说因为你时间宝贵,而快速播放一首音乐作品。因此我们说音乐是时间的艺术。空间存在,音乐声音的音波可以像空气一样充满任何一个它能到达的空间,音乐体现着物质存在的基本形式,体现了宇宙的基本法则。音乐所表达的对立统一,对比平衡,结构变化,丰富深刻形而上思想,完完全全是一种超越一般哲学的智慧体系。对于人类而言,音乐所表达的人类的千变万化的情感体验,对于生命而言独特奇妙的心灵感受,各种文化内涵精确表达的无限魅力,等等,我们怎么样来评价音乐带给人类生命所能描述的精神价值都不为过。只不过现代人没有先秦诸子和希腊先贤那么深刻的领会音乐普世价值而已。

事实上,正如爱因斯坦所说:语言、数学和音乐是人类开启宇宙的三把钥匙。人类的音乐,长期以来被作为一种艺术门类,远远没有体现它的深刻内涵,它作为一种认知方式,作为一种哲学体系,同数学异曲同工。

当代人类的各种问题,用音乐法则来分析,昭彰若现:人类对自己的共同利益缺乏整体关照,不注重整体和谐,破坏自然环境的生态平衡,都如音乐中极其恐怖和不协和的声音。人类任意加速发展速度,不考虑自然的节律,破坏动植物生长周期,引发生态灾难,也如任意改变音乐的速度和节奏,音乐完全失去固有美感内涵。人类任意改变自然的资源结构格局,在江河中修建大量水坝,也如音乐中,肆意使用休止符号,任意重复堆砌所谓华彩乐句,使音乐荒谬混乱。等等如是。难听的音乐至于生命是一种遭罪,生存环境的破坏对人类来说是一种毁灭。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凡音之起,人心所生也。这个世界的人间祸福,好多都是人自己造成的,或者是人不能认识自然规律造成的,所以,体验音乐之和谐,能洞察宇宙之秩序也。这乃是,音乐之逻各斯与当下人类命运的关系。


四、音乐存在于生命的当下

《当代音乐》的创刊,自然是音乐的当下关注理念。这是最符合音乐本质的关注。因为任何听音乐的状态,都是生命的当下状态,必须付出生命的时间。我想表达的是,我以为,我们中国人对自己生存状态的音乐表达,在很大程度上来说,是一个失语的状态。就是说,人们没有,不愿意,不喜欢,不能够,不擅长用音乐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就是说,那种源自生命深处的感动,那些反映真实的、不虚假的生活体验的音乐作品太稀罕了。高端作曲家,高处不胜寒,忙于那些巨额稿费的大型震撼世界,企图流芳千古的传世之作的写作,中型的作曲家,在各种影视剧音乐的签约中奔忙,他们一半是音乐人,一半是经济鬼。大量的宝贵时间和才华,都浪费在那些庸俗的三流导演的艺术品味中了。那些作曲新手们正忙于在生存线上挣扎,赚取生活费和忙于写出能得奖的作品以便能够出名和赚更多的钱。重要的不是这些作曲家不愿写出好作品,而是从他们生存的状态来看,他们没有自由创作的空间,个人的生存空间被各种政治、经济等因素压缩到最小。中国的音乐学院的作曲系的课程体系中,除了作曲技术的各类专业课程,或者就音乐分析音乐的课程,基本没有任何音乐以外的关于其他人文内涵的课程。就是说它们是按作曲技术人员的培养模式培养作曲家。

讨论中国当代音乐,只说作曲家,实在太片面,它起码要涉及到现代人的音乐观念、音乐音响作品、各种音乐活动、所有音乐家、音乐物质形态,音乐教育等等。

我想说的是《当代音乐》的创刊,是针对音乐的过去和音乐的未来而存在的。这就强调了当代音乐从业者的时间定位,呼唤现代人的时代责任感。我们这个时代,我前面已经说过,在艺术上原创能力巨弱,对遗产捣鼓能力巨强,对未来展望能力也巨强(但不代表想象力强)。当代人物质层面追求丰富,精神层面要求单薄。这个杂志的创刊,希望能够在这个方面发挥改善作用。其实我总想,过一百年之后,中国到处都千篇一律的城市建筑,千篇一律的各类艺术批发品,千篇一律的外国艺术仿制品,鱼目混珠的古董赝品。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留给后人的所有的精神遗产吗?

不过话说回来,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一个多世纪以来,在遭了那么多罪之后,能修养生息几十年,也是应该的,不要苛刻要求太多。再说了,艺术毕竟是带给人精神自由的,就算是选择颓废也是一种自由的选择。无可指责。我们生活的时代,无论你嬉笑怒骂也好,你高端大气上档次也好,总之,我们当代人要有自己的思想和情感的艺术表达,表达的水平高低不是最重要,价值如何留给后人说,重要的是我们有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形式的真切记录,但求不抄袭,不搞假,尽量不要空白就好,这样做,既是以音乐建构自己的当下生活,也是我们当代人对历史的一个交代。《当代音乐》的创刊正是为大家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

                                                                        臧艺兵

                                                       2014年1月13日于武昌桂子山华中师范大学  
分享此文章:
版权所有 © 中国传统音乐学会   闽ICP备150304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