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专区
学者专栏
电   话:0592-6181072
传   真:0592-6181072
邮   箱:cctmusic@sina.cn
           cctmusic@163.com
地   址: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印斗路21号
网   址:www.cctmusic.org.cn
详细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学术动态 > 详细新闻

第19届年会专题系列展示之一

作者:中国传统音乐学会 来源:www.cctmusic.org.cn 发表时间:2017-03-20 浏览:次  百度一下

“中国传统音乐学会第19届年会”专题系列展示之一:《内蒙古民族音乐典藏·大师系列:清凉的杭盖——蒙古族长调大师莫德格演唱专辑》

来源:草原音乐文化传承与研究驿站联盟微信公众号

01.jpg

02.jpg

🔴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北方草原音乐文化研究与传承基地成果

🔴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民族音乐传承驿站成果

🔴教育部人文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蒙古族传统音乐的保护与传承研究”成果(项目批准号:13JJD760001)

🔴内蒙古自治区“草原英才”工程产业创新团队“蒙古族音乐资源的调查研究与开发利用”创新团队成果

《内蒙古民族音乐典藏·大师系列:

清凉的杭盖——蒙古族长调大师莫德格演唱专辑》

布仁白乙、乌兰其其格主编



    单张CD光盘,蒙语演唱,内蒙古文化音像出版社出版。专辑收录了长调艺术大师、蒙古族长调乌珠穆沁流派杰出代表、蒙古族长调国家级传承人莫德格在不同时期演唱的14首长调民歌。专辑内附图文小册,其中有中国传统音乐学会会长、著名民族音乐学家乔建中为专辑所作序文,并附有艺术家简历、歌种简介、后记,以及每首歌曲的背景解说,蒙古文唱词及其汉文翻译,莫德格各时期多张珍贵的照片。

本专辑曲目简介从略


1. 《清凉的杭盖》

2. 《金色的圣山》

3. 《铁青马》

4. 《美好的家乡》

5. 《美丽的色叶乐吉》

6. 《高高的乌里岭》

7. 《查干套亥故乡》

8. 《山林中的蓬松树》

9. 《温柔的风》

10. 《萨伊戈褐色马》

11. 《丰尾枣红马》

12. 《细长的青马》

13. 《花斑枣骝马》

14. 《孤独的白驼羔》




飘洒了六十五年的草原之声

——长调传人莫德格印象

                                            

乔建中

又听见莫德格老人唱的长调了……

这歌声,1996年夏天某日傍晚,我在堆满杂物的她的家里第一次听到;翌日在辽阔无垠的苏尼特草原上再听;2001年1月初又在极具现代格调的香港中文大学音乐系新落成的音乐厅第三次听……一次一个不同的歌唱“时空”,一次一种身份不同、数量不等的“听众”,但不变的是她那沉稳、平静,甚至有些冷峻的面部表情和虽然平缓却可以穿越任何“场域”的歌声,再就是我这个草原长调的痴迷者。自那以后,我和老人又多次见面,在北京,在山西左权,在呼市,有时和她聊,有时也听她唱,而无论在哪里,无论是聊还是听她唱,我都忘不了第一次在她家里的情景;暮色中,她照管好了她的“牛”“羊”和种种家务后,才答应给我们唱;幽暗的土屋几乎淹没了大家的身影,我们略略紧张却充满期待的心反而给现场营造出一种与歌唱不甚协调的沉闷。然而,等到她的歌声一起,现场气氛骤然而变;一切都松懈下来了,一切都有了生气;从她嘴角飘出的声音虽然又轻又弱,但却充溢于房间的每个家角落;我们不解词意,但浓郁清纯的歌腔却直抵心间;她没有丝毫的刻意雕饰,仅让歌声从自己心里缓缓流出,如云卷云舒,如山泉潺潺……就歌唱的自然状态而言,或者就当时特定的时空感而言,实在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一种绝妙之境。正因如此,她那天的歌唱,已经永远凝聚于我的心头,成为一种鲜活的声音记忆!

当然,多年以来,我也一直在追问,十余年间,我接触到那么多长调歌手,为什么仅有莫德格的歌声给我留下一种难以磨灭的印象?思虑再三,我觉得至少有这样几点:一是她自幼生活在西乌珠穆沁草原,那里是世界上最大最美也最典型的牧场。因此,从古到今流传于此的长调牧歌除了具有蒙古族长调的一般韵致外,同时还有它自身的历史传统和区域特色,莫德格自幼受母亲、姐姐及前辈传人的熏陶浸染,她的歌声中所传承下来的乌珠穆沁长调传统和区域特色几乎与生俱来;二是她本人的特殊经历,她十多岁起就出入于民间节日习俗歌唱活动中,积蓄了丰富的“自然传唱”经验。后来虽然进入专业团体,足迹遍于外蒙、西藏、北京等地,但1950年代后期就离开舞台,再度生活于民间社会,回归于“自然”。因此,短暂的“舞台化”歌唱基本未能改变她的传统根基,仍然保持了走上舞台前的歌唱状态。而不像有些长调唱家,被舞台“格式化”以后,再无法“回”到自己的“原”状。三是她的个性及她对歌唱的一种“天然性”的理解。可以说,她天生的就不是一个适于舞台表演的歌者。质而言之,她不是一个“表演型”的民家唱家,反而是一个虽然置于当代“现代”环境,但仍然离不开自己的蒙古包、自己的牛、羊、马,一句话,一个无法放弃草原和普通牧民日常生活方式的长调传人,也就是说,虽然她在长调歌唱上有很高的水平,但一切来自“自然”,来自“本色”。为此,我愿意称她为当今最具草原“本色”的长调歌者或长调传人。所谓“长调歌唱家”者,实在与她格格不入。“草原本色”,才是莫德格所以是莫德格的最恰当的历史定位!当然,这些年说“本色”不太普遍了,说的更多的是“原生”,那好,我们也可以说,莫德格老人的长调,就是当下原生性“长调民歌”的一个优秀代表。

那年,采访过莫德格以后,又接连到锡林浩特拜见无与伦比的长调歌王哈扎布,再西行至阿拉善采访巴德玛,往东北去呼伦贝尔新巴尔虎造访宝音德力格尔和另一位巴德玛。一个夏天竟能见到这几位20世纪最杰出的的长调大师,我们深以为荣。故将此行戏称为“我们的长调之夏”。他们传奇般的歌唱人生,令人钦佩的神往;他们各不相同的个性,让我们铭记不忘,阿拉善巴德玛火一样的热情、哈扎布的幽默开朗、莫德格的沉稳安详、呼伦贝尔巴德玛的平易质朴、宝音德力格尔的雍容大方,就如草原上盛开的花朵,各呈其艳;哈扎布和他的老搭档咏唱的“潮尔”《圣主成吉思汗》、莫德格的《清凉的杭盖》、巴德玛的《白鬃马》、宝音德力格尔的《辽阔草原》《乌和日图恢腾》,早已是草原长调传承史上永不凋谢的典范。

又过去十四年了,呼伦贝尔的巴德玛、哈扎布已先后离世。宝音德力格尔、莫德格、阿拉善的巴德玛则于近期分别从自己的住地重返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为让蒙古族长调艺术薪尽火传、绵延不绝而再奉余热!

蒙古族长调,是在广袤的草原生成、繁盛起来的,成熟的长调民歌让草原和草原文化光芒四射、永矗于天地间,而一代又一代长调歌手,则将这面艺术大旗高高擎起!

因莫德格老人的长调专辑出版之缘,翻检出十余年前的旧闻琐忆,述往事,思来者,愿吾酷爱的长调艺术,亦如不废的江河、不息的草原,万年长流!

                                   乔建中

  (教授,博导,中国传统音乐学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

                    2010年6月11日

【莫德格简介】

03.jpg

莫德格1932年出生在西乌珠穆沁草原上贫困的牧民家庭。她自幼受乌珠穆沁长调歌曲的熏陶,十几岁便学会了几十首民歌,经常被请到各种民俗宴会活动担任歌手,年纪轻轻成为远近闻名的民歌手。在她歌唱的道路上母亲呼都特、姐姐花拉、王爷府歌手那·仁钦成为她的启蒙老师,这种口传心授的民歌传承方式成为她成为国家级传承人的主要亮点。

1945年她在西乌珠穆沁旗女子学校学习。1947年她参加东部联合旗参加女兵培训班,便成为部队宣传员。1948年在锡林浩特参加干部训练班。1949年,抄兀儿大师色拉西和作曲家美丽其格来到她的家乡,被她的天才般歌声的倾倒。把她带到当时设在张家口的内蒙古文工团,任长调歌手,由此莫德格成为新中国解放后第一位专业文艺团体长调演员。1952年,受国务院委托赴蒙古国乌兰巴托访问演出、1956年在陈毅副主席的带领下,成为西藏自治区成立庆祝活动的中央代表团一员赴西藏参加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庆祝活动,回到北京后受到周总理的接见;1957年始因工作需要曾调到内蒙古广播文工团、内蒙古电影制片厂、锡林郭勒盟东苏尼特旗、锡林浩特等地工作。

1979年莫德格应邀参加内蒙古首届民间音乐戏曲录音会,录制了大量的长调民歌,所演唱的曲目成为《中国民间歌曲集成·内蒙古卷》长调民歌最重要的资料来源。

2008年,莫德格被命名为蒙古族长调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2004年,出版自己的第一张长调演唱专辑《绿缎子》。

2008年9月,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聘请莫德格为客座教授,为长调专业教师和在校本科生、附中生传授长调演唱技艺。2010年出版《内蒙古民族音乐典藏——大师系列•清凉的杭盖:蒙古族长调大师莫德格演唱专辑》(内蒙古文化音像出版社)。

她演唱的《清凉的杭盖》、《铁青马》、《丰尾枣骝马》、《绿绸缎》、《金翅翠鸟》、《山林中的蓬松树》、《心中的故乡》等长调歌曲,成为蒙古族长调久唱不衰的经典曲目。莫德格的演唱含蓄细腻,深沉苍劲,行腔挥洒自如,气息控制功力深厚。“诺古拉”演唱华丽精致,从而成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蒙古族长调艺术大师之一。

【后记】


“听着草原长调的优美旋律,

大自然在静静地沉睡;

看着蒙古额吉的慈祥面孔,

太阳在默默地微笑……”

     人如歌,歌如草原——这就是我在编辑莫德格大师这张专辑过程中领悟到的感受。

 2008年夏,我受李世相主任的委托,赴东苏旗邀请莫德格老师来我院教授长调。她说,“我没有文化,也没有教学经验,一辈子只唱着乌珠穆沁长调,能教好吗?也许我就是为了唱乌珠穆沁长调而生,可是……”,当时莫德格老师的眼泪流出来了。我当时无法理解她的心情,含义很多着。莫老师欣然答应我们的邀请,到艺术学院向附中““蒙古族青年合唱人才培养基地班”的四十多名学生和十余名长调专业本科生及年轻的长调教师教授长调。学校安排我和乌兰其其格,全面负责莫老师在我校期间的工作和生活。在近一年的时间里,我总体负责莫德格老师的生活以及相关课题工作,乌兰其其格负责全程跟踪采访,对她在我校期间的教学和交流活动进行记录。期间我们录制了大量莫老师为学生上课的录像资料。

莫德格老师是蒙古族长调乌珠穆沁风格流派的杰出代表,是当今当之无愧的蒙古族长调艺术大师,她完好地继承了乌珠穆沁长调民歌悠远洒脱的演唱风格,并于1949年,她被选入到当时还在张家口的内蒙古文工团,第一次将蒙古族长调带上了专业音乐舞台,历史性地实现了蒙古族长调从蒙古包走向城市,从草原到舞台的重大历程。因此说,对于蒙古族长调来说,莫德格老师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在1957年她离开内蒙古专业舞台,她随丈夫到苏尼特左旗,一去就是53年。然而,岁月并没有抹去她对长调的挚爱。我发现,这位已是78高龄的老人,唱起歌的时候,还是那么自然流畅,不减当年,使我们这些自以为受过专业音乐教育的汗颜。大家可以从她2009年录制的《孤独的白驼羔》、《高高的乌力岭》、《查干套亥故乡》、《温柔的风》、《花斑枣骝马》等歌中领略到这点。

是的,正如莫德格老师自己所说并践行的那样真是“生命在,歌唱存”——也许这就是人们为什么叫她是长调大师的缘故吧!

2009年11月,杨玉成博士和我说“咱们的连起手做点事,第一要紧的就是为莫老师等大师们每个人出版一张经典CD,而且第一张就是莫老师的,你来做,怎么样?”我满口答应,便开始了此项工作。

今天,在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西乌旗人民政府、内蒙古文化音像出版社以及其它关心莫德格老师和蒙古族长调民歌的社会各界的热情帮助下,这张专辑终于付梓出版了。专辑中收录的14首长调民歌,全部是乌珠穆沁长调,是莫德格大师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录制的数十首长调当中,精选出来的代表作,是她长调生涯的一次浓缩展示。作为这张专辑的编者,我想该专辑的出版,也许对这位年近八旬的长调艺术大师,对蒙古族长调民歌所作出贡献的一个交代吧。

专辑的名称按照莫德格大师的意思,叫做《清凉的杭盖》。搜集这些歌曲,还是有些费劲,从莫老师本人手里的8首以外,杨玉成博士提供了2009年录制的5首,其余1首1979年录制的曲目,是由阿·巴雅尔提供,在此表示感谢。向为搜集这些歌曲的故事情节及产生背景等材料而热心帮助的学者牧民宝音套格特呼先生也表示感谢。另外不少材料的搜集参考了那·布和哈达编著、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乌珠穆沁民间艺术锦(上)>——乌珠穆沁叙事民歌》一本书,在此表示感谢。

歌词的翻译,主要以《中国民间歌曲集成》(内蒙古卷)为主,有些歌词和杨玉成博士商量后,在原文的基础上进行重新再翻译修订,如《铁青马》、《心中的家乡》、《美丽的色叶勒吉》、《高高的乌力岭》、《山林中的蓬松树》、《温柔的风》等曲目,仔细斟酌后对其歌名和某些唱词的翻译进行了稍许改动。有不当之处,还请各位专家学者批评指正。

其实,我跟许多朋友一样,深知蒙古族音乐的博大精深。而且我们清醒地明白,在这个同质化的世界里民族音乐所面临的种种挑战,我们稍不留神,也许她便从我们的视野中永远的消失。是的,如果像莫德格这样称的上大师的艺术家到底有几个呢?对大师的关爱本身就是对民族音乐精髓的呵护。我们的传承与弘扬,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号上,而是从一个个做起,一点点积累起,而本来就大师缺少的今天,我们留下大师的声音,让更多的人通过大师的声音来了解我们先人伟大的文化创造力和他们的聪明才智,才是我们年轻一代不懈努力的方向。

在此,我受莫德格老师的委托,代表她以及该专辑的所有编辑人员,向热爱长调,热爱蒙古族音乐艺术的朋友们表示我们最诚挚的问候!特别是向此项工作的进行中给了大力支持的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李玉林院长、西乌珠穆沁旗乌日图旗长以及内蒙古音像出版社藏志俊社长表示最诚挚的谢意!

布仁白乙

2010年5月31日

2008年,莫德格在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为附中生授课


2015年7月,李佳音(左一)、包青青(右一)在锡林浩特市莫德格家


2015年10月,莫德格在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民族音乐传承驿站”为锡林郭勒民歌传承班学生授课(1)

2015年10月,莫德格在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民族音乐传承驿站”为锡林郭勒民歌传承班学生授课(2)

2015年10月,莫德格在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民族音乐传承驿站”为锡林郭勒民歌传承班学生授课(3)

2015年10月,莫德格在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民族音乐传承驿站”为锡林郭勒民歌传承班学生授课(4)


2015年10月,莫德格在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民族音乐传承驿站”与扎格达苏荣一同讨论长调民歌演唱技法



分享此文章:
版权所有 © 中国传统音乐学会   闽ICP备15030496号